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其仁作品

关注真实世界的经济现象

 
 
 

日志

 
 
关于我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长江商学院经济学教授。 研究范围主要包括:产权与合约、经济史、经济制度变迁理论、企业与市场组织、垄断、管制与管制改革等等。自 1996年以来,相继开设了有关经济组织和经济制度、发展经济学、新制度经济学等课程。

网易考拉推荐

 周其仁:保增长的难点是体制和结构改变不力  

2009-03-23 09:07: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其仁:保增长的难点是体制和结构改变不力

 

  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09年会3月21-23日在钓鱼台国宾馆举行,本次年会的主题是“世界金融动荡中的中国的发展与改革”,以下是搜狐财经从现场发回的报道: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周其仁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周其仁认为,中国政府保增长政策的最大挑战,是对技术、结构和体制等方面变化的忽视。

  货币投放对经济增长短期有效 长远无益

  周其仁认为,经济增长在实践上尽管非常复杂,但在理论概念上很简单。因为它只有两个来源:第一个来源,就是动员资源放入经济增长过程,有很多的资源放进去,经济就会增长。除了实物的资源以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是货币的投放。周其仁相信,在长期看,多放票子是不会带来效益的,但是短期内确实有这样的效果。

  第二个来源就是技术、制度和结构。由于这些方面的变化,或者说进步,才能使得放到经济当中的资源能够带来超出资源规模本身比例的更高增长。

  保增长不缺信心和能力 就差体制和结构的变化

  接着,周其仁通过这两个经济增长来源的角度,对中国政府最近的保增长政策进行了评价。

  第一,中国历届政府都高度重视经济增长。特别是从中国把工作重点转到经济建设方面来以后,这已经形成了一个非常稳定的传统。即使世界其他国家的政府注意力不在经济方面的时候,中国政府也把很多精力放在经济增长上。现在全球遇到了经济下行危险、金融危机,所以没有理由说中国政府在这个关头会对经济增长的注意力减弱。

  第二,中国政府动员经济增长的能力,也没有问题。刚刚开过的两会已经表明了,这些数据已经公布,无论是财政的、货币的,还是实体方面的、产业方面的,都可以进行大量的资源动员,可以投放到这个经济过程当中去。特别是两会结束的时候,中国总理宣布,已经有足够的“弹药”,随时可以启动新的经济刺激的方案。

  第三,中国保增长这个政策最大的挑战,也是最大的政策实施当中值得注意的方面,就是因为在中国很高经济增长的时候,技术、结构、体制的变化还不那么如意。现在经济增长速度成为当前的紧急问题的时候,中国政府还有没有足够的精力放到第三个侧面上来?

  推动体制和结构变化的三个难点

  就上述的第三点,也就是,能否动员我们的体制有更大的变化,动员我们的技术进步和结构变动有更大的变化,有没有足够的注意力,有没有足够的实质的政策投入?周其仁的看法是,中国作为转型的经济,在这个领域还是有巨大的潜力。他举出了三个原因。

  第一,中国从一个庞大的、高度的依赖外向的经济转到内外比较平衡,特别是更好的为内需服务,这里面就面临很多体制的障碍。我访问过一些做外销的公司,他们的概念,外销的生意非常好做,只要给国际上发货,交易的费用是比较低的。但是同样的企业经理,同样企业家的能力,或者生产能力,转为内销,虽然从30年前比有很大的进步,但是还是很麻烦,很多做惯了外销生意的公司,甚至不再想做内销生意。我们在契约、市场环境、各地政府的服务方面,还有大量有待改善的东西。这一点是在保增长当中非常重要的。另外国际形势、国际市场,到底什么时候回来,我们难以控制。作为这么一个大国,这么多的外向依存度,早就指出不是太安全,因为经济增长的目标最终还是提高本国人民的福利,这个领域我们有大量的工作需要做,无论从税收制度,到政府的服务制度。

  第二,中国庞大的就业面临外销下降,这成为很大的一件事情。我想就业除了往经济系统里投放更多的资源以外,也包括体制方面的改变,才能够增加就业的容量,尤其是要扩大创业的程度。这一点是中国30年经验证明的。如果当年没有乡镇企业的开口,不会有一亿农村劳动力找到新的就业机会,如果没有在外汇、外贸这些领域大刀阔斧地改革,我们不可能容纳上亿的劳动力做外向的销售。现在要转向更平衡的发展,所以在国内的就业、创业制度方面,还要进行深入的、实质的改革。

  比如,今天在座任何人,要注册一个咨询公司,在中国很容易,组织一般的经济公司,也很容易。但是,你要办一家医院,要注册一个大学,要办一家金融机构,要注册一个电讯公司,就不那么容易。甚至香港中环用比较简陋的方式在卖报纸的就业机会,在我们今天很多大都市也不那么容易。这些问题虽然不可以拿数量来描述,也不可以拿一次性投入多少钱来激动人心,但是它是实实在在带来经济增长的。

  第三,中国的城市化应该成为未来的经济增长的支柱。这一点很多人都没有异议。但是中国今天的城市化,它的基础部分还有一个薄弱环节。就是土地的流动。这方面面临高度危险。因为当各方的利益没有得到很好平衡的时候,土地这个转让权的高度自由会有可能带来财产的侵犯。但是如果不让土地资源有更高的流动,我们的城市化、数亿农民就找不到地方转到更高生产力的部门去。这一类的两难问题,我认为都是中国保增长当中应该注意解决的。

  概括起来,周其仁认为,支持一定速度的经济增长,投入相应的资源,这一点对中国来说不是问题。中国的保增长难点是在后一个侧面,就是怎么能够通过体制、技术、结构更大的变化,使我们投入到经济资源当中的动员起来的资源得到更加有效的利用,来支持长期的可持续的经济增长。

  评论这张
 
阅读(1288)|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