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其仁作品

关注真实世界的经济现象

 
 
 

日志

 
 
关于我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长江商学院经济学教授。 研究范围主要包括:产权与合约、经济史、经济制度变迁理论、企业与市场组织、垄断、管制与管制改革等等。自 1996年以来,相继开设了有关经济组织和经济制度、发展经济学、新制度经济学等课程。

网易考拉推荐

警惕短期投机行为带来的风险  

2009-12-08 16:14: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警惕短期投机行为带来的风险

  周其仁个人网站:www.zhouqiren.org 

  由《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的21世纪中国经济年会今天上午在北京召开,以下为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周其仁的演讲实录:

  周其仁:谢谢论坛的邀请!刚才洲伟讲媒体喜欢提问题,我也挺喜欢提问题。我首先对媒体提一个问题,就是怎么这么快就变成后危机时代了?我相信这个提法今后很快会流传开,虽然还不是一个很正式的提法,像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就没有提,但是在媒体当中我相信这个词很快会流行开。作为研究经济现象的人,我就问危机为什么这么快就变成后危机?我提这个问题是,我们对未来都很多方面不完全知道,又希望知道,其中一个办法就从我们过去的认识当中去吸取经验教训。就是我们当时对危机怎么估计的?这种估计里头哪些是对头的,哪些是不那么对头的。

  原来不是说危机,我看全球对这个危机都是从估计不足转向估计的过于严重,这是普遍趋势。估计不足我们讲了,因为最早是次贷,这么大美国,1万来亿美元的次贷不算什么事情,开始都是这个看法。但很快随着世界的严重,人们的认识也会变得严重。流行的看法是这次美国金融危机波及全球,是百年以来最严重的。百年就是1907年最严重的,超过了1929、1933大危机,但是至少到目前来看实际情况没有证明这样的判断,1929年到1933年持续了4年,失业率高达四分之一,无数的公司、银行垮台,无论从范围、强度看,如果说现在后危机是一个确定的提法,至少这一波美国次贷引起的危机,看来没有像1929年、1933年危机那么严重。这里头我们总不罢休问什么道理,为什么看起来那么大的危机,满打满算一年多不到两年,我们现在就开始讨论后危机。我想首先谈谈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我想如果比较这场危机跟1933年的危机,至少在两点上是不同的。第一1933年危机发生在资本主义,当时发达国家圈子内主要是在这个范围内,然后影响全球。今天世界有很大的不同,今天的世界就是以中国改革开放作为一个契机,带来了中国、印度、前苏联、前苏东国家等一大批跟发达国家没有多少贸易往来,没有多少投资往来的这么一个经济体。也就是全球有两个很大的板块。一个是人均工资差不多是100倍,与中国、印度、前苏东国家,我们中国来讲,印度来讲,1%到3%这种水平,这两个板块过去是不碰撞的,来往很快的,冷战的壁垒隔开的,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印度的开放,前苏东的开放,这两个板块现在开始交融。从经济学角度看,这里头会激发巨大的比较优势。因为比较优势就是要互相比较,隔开就是不比较。开放就是使原来不比较的变成可以互相比较的。这里头会带来巨大的经济增长的源泉和动力。

  因为如果一辆汽车年收入6万到8万美元原来只有这些工人可以生产,现在年收入3000美元,2000美元的工人也可以生产,这里头产生极其巨大的替代、来往、产业转移、结构重组。它也可以释放巨大的力量,使得这两个板块的消费者都获得巨大的利益。发达国家可以生产技术资本含量更高的产品。发展中国家后起之秀可以完成替代,可以完成产业的转移。这个局面是1929年,1933年不能够想象的,因此这次虽然发生很严重的经济危机,但是全球这个基本面现在看来没有改变。问题是金融出了问题,发达国家的进口出的问题,我们的出口出问题,是这么一个连续的过程。只要发达国家的金融稳定住,因为需求是通过金融完成的,金融稳定住这个需求就会稳定住,而这个需求我不是那么相信我们现在跟发达国家这么高的工资差我们的学习曲线提高,很多产品从不会做,到会做,会做的比较好。这里释放的潜力可以到此为止。所以这个基本面我认为跟1929年,1933年是不同的。

  还有一点不同,1929年,1933年主要发达国家都是金本位的体制,也就是这个货币是挂在黄金身上,那么挂在黄金身上的货币它的好处是不能轻易的引发通胀,它的害处是在衰退和箫条的时候,各国当局没有手段可以释放货币来刺激经济。1929年,1933年危机走出来,分别是美国、英国主要国家跟黄金脱钩作为一个契机,脱了钩以后这个危机很快就出来,今年这一次发生的危机,普遍发生在所有主要货币已经早就跟黄金脱钩了,不再跟黄金挂在一起,完全是法定货币的时代。

  这个给各国刺激经济,要不要刺激?当各国恐惧的时候要不要大手放资源?只要这个决策障碍突破,这个手段是有的。所以无论美国、欧盟、中国都大手的向市场当中注入了流动性,注入了货币。这个条件是法定货币时代提供的,我的看法实体层面分析是两个大的经济板块,从格局、冷战走向开放,然后激发巨大的比较优势。本质上会造福这两个国家的人民,也会引导整个全球的经济增长速度,不论是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还是落后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都达到一个以前不能达到的高度。

  第二一旦金融出问题有一个后手期可以走,因为手里有大量的资源,因为美国的美联储可以直接用基础货币去购买美国国债,过去讲的超经济发行,财政有问题货币直接就印了,这两个因素加在一起使得其实我们现在面对的这个危机,不可能简单重复1929年,1933年那个条件下的危机。所以你看我们开始来势汹汹,但是跟亚洲金融危机看来,差一点,没有那么严重,亚洲金融危机差不多一年就过去了,这次全球经济危机我们很快就讨论后危机时代,在我看来跟这一点有关。

  具体到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我们也有一个从估计不足到估计过于严重的这么一个过程。最严重的时候是2008年的10月份,因为这个时候受金融危机,高度依赖出口的经济增长,出口掉下去了,出口的下调确实是史无前例,从每年平均增长20%、30%这种高速度,变成负的20%,里外里大概有50个百分点的下调。中国的工业大量依赖出口,所以刚才信产部的领导讲了,工业掉下去,而工业是中国GDP增长主要的推动力。所以这样连锁反应全部出来,所以2008年10月的时候,对形势有非常严重的估计。

  比如说经济学界就有一个很有名的教授认为2009、2010年中国一定是负增长,不要说保8%,保0%都是非常困难,这种估计是跟当时的局面有关。但事后看由于中国政府采取了出手快,出拳重,4元亿,另外加上三年7500亿财政性医改的投资。同时超出经济研究人预料的,投资信贷超过过去10万亿,这是没有想到的。当然还有实体经济的原因,也超出我这样的人的预料,出口大量打下去,民营企业就下去了。

  结果到今年一年以后,最严重的冲击一年以后,我们看统计的数据,规模以上民营工业的增长势头出乎意料,比国有和国有控股部分平均你看每月的数都要超10到15个百分点之高。就中国这个经济微观上还是有一个非常强有力的发展冲动。个人、家庭、企业、地方。原来04年以来宏观调控是怕经济过热,基本的政策,对内的政策是抑制性的,防止太热翻车。这次一冲击,把这些抑制性政策差不多全部解开,中国的微观基础看来还是不像发达国家。

  所以我们现在讨论社保体制改革,当然要很好的改,很好的完善。但是社保体制不完善也有一个副产品,就是但是肯干,因为不干就没了。所以你看农民工从2000万回乡,我注意铁道部的记录,回乡不久又出来了,还在找新的机会。加上政策,加上银行家到一起,中国的经济很快就恢复回来了,不但不是什么保0%困难,负增长,而且今年8%没有什么悬念。所以我的看法这些事情的发生从危机迅速变成所谓后危机,无论全球还是中国,事后来看它是有迹可寻的,我们要从我们所处的时代,从我们的基本格局,要从中国水平非常低的情况下开放,融入全球化,带来全球基本格局的变化,我们从当今的货币制度,汇率制度来理解这场危机为什么来势很凶,但是现在看去的也很快。

  往后看怎么看呢?我不做预测,我讲思想方法。我说所有的企业家、地方领导人,政府的高级领导人,因为做决策要面向未来,明年怎么办看估计,我们常常做事情受过去发生的影响,受惯性的支配,现在很流行的看法还是很担心的,担心这个增长不稳固,不可靠,这个是主流的看法,这个看法有道理。

  但是我想利用这个讲台的机会也提出另外一种可能性,这个惯性到底有多大的支配力。从数字来看,目前为止今年前9个月的数字,我们的投资对GDP的增长贡献,7.7的贡献是70%以上,消费的贡献是4%,4个百分点的贡献。出口是负的3.6%,加到一起就是7.78%,所以全年看这个惯性三架马车,投资、消费、出口不会有很大的问题。

  我认为对2010年,2011年的影响出口多大程度可以回来,投资不会很快下去,消费也不会下去。关键是出口如果一上来,从负的增长,负的20%几的增长,对GDP增长贡献率从负的3.6%,如果变成负的2%的贡献率,甚至变成0%的贡献率,甚至变成正的贡献率,那中国经济就会有一个很高的增长,在2010年和2011年。

  这种局面并不是完全不会出现的,那么这种局面出现的时候,相应的非实体部门会带来大量派生的效果。这主要就是大量投放到市场当中的流动性,它会在整个市场里漫游,可能由于各种情况在不同的产业部门,不同的地带集结,会带来相对价格较大的变动。一个时期之后是价格总水平难以抗拒。在这个局面下我认为我们要看好里面的机会,也要看里头的危险。因为这些相对价格的变动,由于货币的推动不一定是持久的。现在流行的看法是说我们看不见通胀,因为CPI、PPI都是负的,我同意。现在确实按照传统经典的定义,如果把通胀仅仅看作是消费物价指数,我们确实现在看不到通胀。

  但是也有一种货币理论认为,货币多了以后是物价总水平会变动,不单单是消费物价,我们怎么解释黄金的价格呢?怎么解释房价呢?土地的价格呢?解释某些投资品的价格呢?所以我的看法未来几年,如果说在最危险的时候,我们要看到危中有机的话,我们在未来经济复苏的时候,因为我的看法是复苏某些失衡也会跟着复苏,某些失衡复苏,某些矛盾也会复苏,当某些矛盾尖锐的时候,无论是全球还是中国政府这个政策重点,都有可能发生比较迅速的变化。这个其实认真的读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它其实所有的要点都放在坚持走政策的稳定性、持续性,但是灵活性、针对性这个词也用进去了。所以我们做未来决定的时候我们还是从很基本的方面看。

  我的看法,全球基本面,中国基本面都是非常好的,冲着这些基本面进行投资、技术改造、管理,一定在未来有很好的发展空间。但是对短期的投机活动,如果过于积极的做反应,在未来有可能是比较大的危险。谢谢各位! (演讲记录稿,未经作者本人审阅)

  周其仁个人网站:www.zhouqiren.org

  ·广告·

  欢迎光临搜狐财经博客群:http://blog.sohu.com/biz/

  评论这张
 
阅读(278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