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其仁作品

关注真实世界的经济现象

 
 
 

日志

 
 
关于我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长江商学院经济学教授。 研究范围主要包括:产权与合约、经济史、经济制度变迁理论、企业与市场组织、垄断、管制与管制改革等等。自 1996年以来,相继开设了有关经济组织和经济制度、发展经济学、新制度经济学等课程。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要争取独善其身   

2008-09-15 16:45: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要争取独善其身

□ 周其仁/文   出版日期:2008-09-12  共有7条点评

通货膨胀和景气收缩固然受全球趋势的影响,但并不意味每个国家只能被动跟随、无所作为

  当前,各方对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下滑的担心,与全球经济景气的变动直接有关。这一点不难理解,因为今天中国的经济是高度外向的,进出口总值超过GDP的60%。因此,全球景气的变化,会很灵敏地反映到中国经济的表现上来。如果说,中国在过去抓住了全球化推进的战略机遇,充分利用了全球的资本、技术和市场的需求发展了自己,那么,当全球经济景气发生重大转折的时候,中国经济必然要面对调整和转折带来的挑战。
  全球经济景气变化,首先看美国。作为一个服务业为主的发达经济体,美国的房地产、金融业出了大问题,遇到了史无前例的危机。不少人的看法,这次美国经济危机,尚没有“见底”。美国经济缓转过来可能还要几年时间。当然,美国经济调整的余地很大,比如美元疲软,它的出口就开始上升,今年二季度美国的GDP还有1.5%的增长,就是靠出口。把出口的贡献拿掉,美国经济的增长为负。欧洲、日本的国内消费下去了,出口没上来多少,所以,经济增长开始出现负数。这对全球市场的影响当然不小,对中国这样高度依赖出口的经济,影响就更大。
  到底还需要多少时间,欧美日本的经济才能缓转回来?我认为,没有谁可以完全知道。日本经济的停滞低迷已经多少年了,还不是仍然不行吗?我们当然希望美国、欧洲不至于重蹈日本经济的轨迹,能够比较快地走出目前的阴影。但是,大有大的难处,发达也有发达的难处。“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也可能转回来就没有那么快。
  从更长期的历史看,上世纪60年代美国打“越战”,巨额赤字加美元泛滥,终结了美元法定兑换黄金的地位,随后就是70年代的高通胀、低增长,CPI有过13%-14%高位的记录。为了抑止通胀,他们出了一位英雄般的联储主席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大手紧缩基础货币的供应量,使联邦基准利率升到19.5%,商业银行的优惠利率达到过21%,失业率直追30年代大危机!那个大弯子,一拐就是十几年,到了里根时代以后,才有根本改观。本世纪以来的美国不可一世。可是,2002年以后陷入伊拉克战争,同样又是财赤上升、美元疲软;加上次贷危机的连锁反应,为应付衰退,美联储又连连降息。所谓全球高通胀时代来临,讲到底,首先就是美元太多太滥的必然结果。问题是:美国经济的走势,会不会像“越战”以后一样,一个大弯子又拐上十几年?
  这个问题,别人可以视而不见,但中国不可以。因为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中国经济的开放程度很高。这是了不起的成就,对中国经济多年来的高速增长贡献很大。问题是全球经济大势有变化,高度外向的中国,遇到全球市场首先是欧美日本经济下行风险的上升,首当其冲要受影响。这是在未来还将持续的一个挑战。
  因此,中国要有两手准备,既希望美国经济和美元走强、欧洲日本市场扩大、全球经济景气持续,也要准备应对美元就是不走强、欧美日本甚至全球经济景气收缩。全球化是以全球市场为基础的,而只要是以市场为基础的经济,就不可能只有直线增长,总会有上下的波动。对全球景气下行的风险认识不够、准备不足,可能陷于全局被动。
  为此,要明确问一个问题:在欧美日本经济景气的下行时期,中国经济还能不能保持平稳较快的增长?这个问题无可回避。因为有一种观点,似乎说通货膨胀也好、景气收缩也好,都是“输入的”,所以,中国自己就没有什么办法,只能水涨船高,随波逐流。我个人不同意这种观点。通货膨胀和景气收缩固然受全球趋势的影响,但并不意味每个国家只能被动跟随、无所作为。以通胀为例,全球通胀抬头是事实,国际高油价高粮价的冲击也是事实,但在同样的全球环境里,各国通胀率从津巴布韦的百分之几百万到日本的百分之二,天上地下大有差别,这说明,各个国家还是可以通过主动的政策选择,在全球趋势的影响下有所作为、趋利避害。
  中国有条件争取独善其身。我们无须重复令全世界都羡慕的老生常谈——中国拥有巨大的内需潜力。大算盘不难打:只要国内需求有较大的扩展,这些年来为外需服务的庞大制造业能力,只要有一部分转向对内,中国经济就不但可能持续高速增长,而且也许对全球经济“过冬”也不无小补。真正困难的问题只有一个:究竟怎样才能把中国的内需潜力释放出来?欢迎感兴趣的读者听本栏下回分解。■
作者为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本栏目由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位于北大朗润园)部分教授供稿

  评论这张
 
阅读(1112)|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