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其仁作品

关注真实世界的经济现象

 
 
 

日志

 
 
关于我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长江商学院经济学教授。 研究范围主要包括:产权与合约、经济史、经济制度变迁理论、企业与市场组织、垄断、管制与管制改革等等。自 1996年以来,相继开设了有关经济组织和经济制度、发展经济学、新制度经济学等课程。

网易考拉推荐

何不给大唐发张牌?  

2006-10-31 08:07: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不给大唐发张牌?

  周其仁 FT中文网 2006年10月31日 星期二

  大唐者,历史上彪炳千秋的盛世是也。不过本文标题里的大唐,却是当代一家中国公司,即由国家电信科学技术研究院改制而成的大唐电信集团公司。不难知道,这家以史上盛世为名的公司,立意不凡。

  是的,最近几年大唐集团的新闻不断。2000年,大唐集团代表中国提交的TD-SCDMA技术方案,被国际电信联盟(ITU)正式采纳为第三代移动通信全球三大主流标准之一。次年, TD-SCDMA标准成为被全球运营商和制造商认可的标准。随后,就开始了TD-SCDMA标准的产业化布局:从产品样机开发和标准制订,第一台TD-SCDMA手机的研制成功,成立产业联盟,与北电和上海贝尔阿尔卡特的合作协议,到TD-SCDMA系统和终端顺利通过了产业化专项测试。2005年7月,大唐移动公司终于宣布:TD-SCDMA的网络性能已经全面达到3G要求,TD-SCDMA已完全具备大规模独立组网能力。

  接下来的事情就有点峰回路转。技术方面究竟站得住站不住,业界有各种正反意见。大唐独立组网的实际进展,似乎也不像宣布的那么顺利。至于产业化前景,不看好的人就多了。我自己读到过一份老外写的分析报告,不但直陈“TD-SCDMA技术的开发较WCDMA和CDMA2000 1X EV-DO慢了两年的时间”,而且断言,“缺乏国际商家的参与及支持将使TD-SCDMA无法为全球市场所容纳”。国内公司和行家对这项“中国人自己的第三代移动通讯标准”,总是乐见其成的。但大家也不免为3G在中国一拖再拖而感到心焦——谁都明白,中国迟迟不发3G的一个原因,是在等TD——SCDMA的成功。

  最近的消息比较好。行家说加载了各色应用的TD-SCDMA试验网,终于通过了权威鉴定。因为外出开会,没看到正式报道,但消息来源非常可靠——权威人士肯定了TD-SCDMA在技术上的成功,该项第三代移动通讯标准可以正式迈向市场布局了。

  行家说行话:真正的难题从此开始了。为什么呢?经验说,多少所谓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发明和创新,就是因为没有实现产业化和市场化,结果是热闹一番以后,最后还是束之高阁。现在,身负众望的TD-SCDMA,会不会避免再次重蹈覆辙得命运?

  请教了一位大唐的朋友,答复是要看电信营运商。没错,大唐集团不过是电信技术的研发机构,职责所在就是开发技术;现在TD-SCDMA开发出来了,试验也验收了,能不能大规模商业运用,当然要由在位的电信营运商们来决定了。

  电信营运商对TD-SCDMA究竟怎样看呢?我了解的不仔细,只知道大概的情况是没有一家电信公司的老总不持坚决支持的态度,但好像也没有哪一家电信公司已经自觉自愿下决心上马。行文至此,很担心有激动的读者闻声大骂:中国公司——而且是中国的国有公司——怎么居然就对中国标准如此不热衷!

  不要那样激动吧,事情自有其中的道理。中移动——当今中国电信业的大哥大——的网络基础是GSM,那是第二代移动通讯的欧洲技术。要向第三代移动通讯走,用TD-SCDMA在技术上不顺,商务上更不顺。可以说是技术换代中的路径依赖,也可以说被锁定,但无论说什么,要中移动上TD-SCDMA没有技术经济的合理性而言。中联通呢?这家公司同时经营GSM和CDMA两个网络——全世界电信业没有见过的事情——前一半与中移动相通,没有从GSM接中国标准的道理;后一半是美国高通的技术,升第三代的路线早就确定,那就是选CDMA2000。简单说,对现存的两家中国移动通讯公司而言,真按照自主志愿的原则来决定技术,他们没有用TD-SCDMA的可能性。

  两家固线电信公司——中国电信集团和网通集团——又如何呢?没有机会访问交谈,从旁看去,他们对TD-SCDMA的疑虑不会少。道理简单,这两家固线电信营运商,在中国业已形成的管制框架下,因为不准染指移动通讯——区区在下对此批评了几年,一点用处也没有——市场表现压力很大。很了不起,前几年“发明”了一个小灵通可以救一救。可是小灵通的增量大势看来也一去不复返了。在此情况下,能拿到移动牌固然很重要,可是非要拿完全没有把握的中国标准,与原来就占了上风上水地位的移动公司竞争,会不会更加名落孙山呢?既然国家给牌,给一个更有把握的岂不更便于急起直追吗?

  当然,无论哪一家电信公司,都是国家控大股的公司。真要政治方面下了决心,要谁上TD-SCDMA谁一定没有二话就会上的。中联通同时经营彼此竞争的两个网络——显然不是纯经济或经营性的决定——就是一例。几大电信营运商突然互换头头,又是一例。再不通,“不换思想就换人”总容易明白了吧?

  问题是,这样“硬”的决定并不是完全没有代价的。首先,“创新”可能在市场上上失败,这是题中应有之意。政府可以下政治命令,但重压之下的责任自然也要由政府来承担。其次,四大电信集团毕竟不是传统的全资国有公司了:都在境外上市,有国际机构投资人和小股东,更有市场表现的压力和信息披露的责任。真来“霸王硬上弓”吗?也不那么好办。讲到底,我认为根本问题在于,无论现有电信营运商还是电信政策决定方,对TD-SCDMA技术的市场前景,都没有大唐集团有那样深的了解和信心。

  这就带出本文的建议:为什么不干脆就给大唐集团发一张电信营运牌照呢?既然大唐集团是TD-SCDMA的发明人,对此技术最懂行、最有信心并最富有激情,由这家公司亲自把中国第三代移动通讯标准在市场上做出来,不是很好吗?其实只有大唐自己来做,才可以避免一种尴尬的结局:永远不知道到底是TD技术本身的问题,还是经营方的意愿和能力有问题?这么说吧,要是大唐也做不成,那么这件事情也许真就干不成了。

  不消说,大唐要经营一个电信营运网的市场实力不足。大家知道,作为一家科学研发机构,大唐在开发TD-SCDMA的过程中至今只有投入,尚未有产出。那么,大唐电信从哪里可以得到营运一个全国性的第三代移动通讯网的巨额资本呢?

  答案就是“持牌融资”——即凭借基础电信营运商的资格,面向全球融资。其中,第一位出资人应该是中国政府。因为TD-SCDMA是中国拥有知识产权的标准,而中国又已经声明要走“创新国家”的道路。因此,政府具有极大的可能性向大唐电信——不但作为设备研发和制造的厂商,而且也是电信营运商——注资。政府控股的各大公司,比如国资委主管的央企赢利大户,实力没有问题,战略和投资前景的评估,不妨听听大唐的机会。

  再下来,面向全球电信以及非电信公司“讲故事”,总有看好的吧?横竖有WTO协议,中国电信公司最高可以吸收49%外资入股,应该允许大唐电信率先把这个融资空间用足。反正讲清楚了,中方控股,做得就是TD-SCDMA业务,来不来?最后,也是本人以前讲过的,既然允许外资49%,内资——民营企业甚至个人——至少也要有49%才算公道。那就到民间试试寻找支持中国移动标准的运气吧。

  无须担心“重复建设”,因为反正躲不开——TD-SCDMA怎样也要另外铺网。既然重复无可避免,以最低的代价完成重复建设就是上选。比较起来,让大唐电信做,比勉为其难让其他在位电信商做,应该好很多。4亿移动用户的市场,两张牌怎样看也太少,就着TD-SCDMA的机会,至少再增加一张,是考虑的时候了。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