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周其仁作品

关注真实世界的经济现象

 
 
 

日志

 
 
关于我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长江商学院经济学教授。 研究范围主要包括:产权与合约、经济史、经济制度变迁理论、企业与市场组织、垄断、管制与管制改革等等。自 1996年以来,相继开设了有关经济组织和经济制度、发展经济学、新制度经济学等课程。

网易考拉推荐

手机单向收费:究竟是利好还是利空?  

2005-11-29 13:12: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尴尬的手机单向收费之二

周其仁


此次香港市场恐慌性抛售中移动和中联通两家公司的股票,引出了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为什么基金经理们将手机单向收费看成“坏消息”,而将维持手机双向收费的政策,看作“好消息”呢?一个可能的解释是,精于计算的基金经理可能作出如下预测:如果手机收费双改单,电信公司的收入就要减少,要是移动通信的成本没有大的减少,电信商可预期的利润就要下降了。

话说11月20日之后,大陆手机单项收费的传闻越来越“透明”之际,香港数家国际级投资银行,果然纷纷发表研究报告,分析或预测大陆手机一旦实行单向收费政策,将对中移动和中联通的未来盈利,发生什么样的影响。象历来的一样,各大投行的看法不尽一致。比较“中性“一点的,如霸菱证券的研究报告,认为手机收费双改单会在短期内减少两公司的盈利,但因为资费降低可以刺激通话量,两公司的长期价值反而会上升。乐观一点的如美林证券,则认定“由于降低收费将刺激通话量的提升,对公司有利”,并因此将中移动12个月的目标价定位每股65元,中联通为每股20元。比较熟悉大陆市场的中银国际,专门分析手机双改单“将加速内地移动电话市场的增长”。这家投行的研究报告指出,1999年大陆约有1000万手机使用者因惧怕不甚合理的双向收费,所以将手机作“只打不接”的关闭处置。别人打不通这些“单项使用者”,因此本来可能发生通话量就被“节约”了。该报告估计,实施单向收费后内地将不但可以继续维持手机用户的迅速增加,而且移动通话量也将在合理收费模式的刺激下加速增长。至于比较“悲观“一点的,比如BNP百富勤,虽然发表了“2001年中移动盈利将下跌24%,中联通盈利将下跌54%”的惊人估计,但明确指出其估计的前提是 “假设通话量不变”。该研究报告同时指出,要是中移动和中联通的通话量在双改单后的2001年分别增加23%和21%,上述盈利下跌的效果就将被完全抵销。显然,没有一家够分量的国际投行,事先就“判定”手机双改单后两家内地电信公司未来的盈利一定会下跌。

对我来说,要是哪一位“行家”敢说手机资费双改单一定引起移动电信公司减少盈利,那他一定是在说笑话。是的,手机单项收费会使移动电信公司从每一通电话的收入减少一半。从这一个因素看,手机双改单会减少移动电信商的收入。但是,至少还有另外一些影响收入的因素也会因为双改单而发生:(1)那些原来经常关机的“单项使用者”可以放心地开机了,从而增加了其他使用者打通他们的机会,并因此增加通话量和移动电信公司的收入(这是中银国际的报告分析过的);(2)对于原先为接受电话而付费的手机使用户,取消了“受话付费”等于降低了移动通信的价格,所以可能刺激“接话消费”量的增加(否则,他会要求对方尽可能讲得短一点,或者赶快换一部固线电话);(3)“受话付费”的取消,等于提高了原先受话付费者的收入,因此可能增加他们的其他消费,包括增加“堡手机”的消费。总体来讲,手机双改单对电信公司收入的影响,应该由上述一个“减少效果”和三个“增加效果”之间的关系来决定。没有人可以超经验地判定,手机收费双改单对于移动公司总收入的“净效果”一定为负,因为双改单减少收入的影响未必一定就敌不过它对收入的增加效果。

从国际经验看,手机单向收费的净效果不但为正,而且相当地“正”。中移动总裁在股价大幅度波动之际,曾经向记者谈话援引国际经验:手机收费双改单一般引起通信流量增加30%以上。可惜这位总裁好象因为底气不足,补充了一句:这种影响在中国将会怎样,我们不能确定。为什么讲得那样没有把握?难道中国移动电信消费者真的特别到可以导致需求曲线不向右下方倾斜?其实,经验与好的经济学理论总是惊人地一致。从世界板块来看,欧洲手机单向收费,因此欧洲手机的普及率和通话量执世界之牛耳。你没有听说过英国巧克力糖滞销的一个原因,就是移动电信普及到了中学生,孩子们要“煲手机”,把原来买糖的零化钱都挪用了。根据大摩登报告,发展中国家如智利和墨西哥,实行手机之间的单向收费政策后,不但客户的通信量增加,而且电信公司的每月每户平均收益(ARPU)也增加。

至于说双改单引起移动营运商的预期利润减少,那是建立在两个严格的“预测前提”之上的静态判断。第一个前提,就是双改单后的单位通信成本没有变化,所以收入一旦减少,利润就会下降。第二个前提呢,就是通信流量不会因此增加,所以单位利润的减少也就是利润总额的减少。但是,这两个预测前提都不是真实世界里的事情。在真实世界里,不但单位通话收费的减少一定刺激通讯流量的增加,而且还会产生其他影响利润变化的效果。比如,由于通话流量增加,移动通信庞大的固定投资就将被“摊薄”,导致每通电话的平均成本下降,从而增加单位通话的利润空间。诚然,这种利润增加,不一定马上敌得过由于单向收费引起的利润减少,但是因为通信流量的增加,移动通信公司总利润在绝对量上还是可能增加。这就是说,双改单对移动通信公司利润的净效果,完全可能成为非常传统的“薄利多销”模式的现代版本。

内行听门道。我不认为堂堂香港国际大基金的经理,真的就不懂得以上所讲有关移动通信收费双改单可能的收入影响和利润影响的ABC。香港诸多国际大行的研究报告,明明也提供过清楚的分析。问题在于,移动通信的市场(收费)条件改变之后,公司能不能适应市场变化具有决定意义。如果通信量受到资费降低的刺激而突然变大,不但电信营运商的工作量将突然变大,而且要求更为细致和严格的管理。没有可靠的服务质量基础,突然加大的市场需求量虽然“可能”增加流量和总利润,但更可能引发一场管理的灾难。我们知道,即便在对服务质量不如电信那般敏感的传统行当里,“薄利多销”也是一把双刃刀。对于驾驭不了大批量多销的“玩家”,这把刀是要割伤自己的。

所以,我宁愿对本次恐慌性抛售事件作如下发问:香港的基金经理对这两间公司的市场能力有信心吗?他们相信不相信,这两间公司能够将手机收费双改单后刺激通信量和利润总量增加的“可能”转化为未来的“现实”?我以为,这样来发问,可以发现香港基金经理们为什么闻讯双改单就大量抛售的原因。我将向读者解释,香港基金经理行为的对大陆垄断性境外上市公司的信心,与其说是这些公司的市场竞争能力,不如说是其独有的行政性垄断地位。所以,凡是可能冲击行政性垄断的消息,即便是利好的,也会被看成利空。

  评论这张
 
阅读(20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